细数这些年离开我们的共享单车…

共享单车倒闭潮中再添新成员

7日晚间,1号单车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简短声明,称该公司运营方向发生转变,因此即日起将停止运营。至于押金,1号单车表示,用户将微信中缴纳押金的付款凭证(交易单号或商户单号)提交至微信公共帐户,工作人员收到信息经核实后即可退还押金,退还时间为提交信息后3个工作日完成。

运营半年就停运

据了解,此次倒闭的1号单车于2017年8月2日在北京天通苑地区开始上线运营,距离其停运不过仅仅半年时间,从“1号单车”微信公众号循迹运营主体得知,共享单车背后公司名为北京一号共享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2016年5月27日成立。

事实上,网上关于1号单车的信息非常少,甚至查不到它的融资信息。

以下是1号单车官微声明截图及原文:

声明全文如下:

由于公司经营方向变化,即日起1号单车停运。

停运后,1号单车所属的车辆不能被使用,对给广大用户带来的不便深表歉意。在此也提醒各位朋友:部分用户若采用非正常手段使用车辆造成个人损失及安全的,1号单车不负法律责任。

还没有退还押金的朋友,请将微信中缴纳押金的付款凭证(交易单号或商户单号)提交至微信公共帐户,工作人员收到信息经核实后即可退还押金,退还时间为提交信息后3个工作日完成。本次工作截至到2018年2月12日。

感谢广大用户的支持!

交易单号或商户单号查询方法:我的钱包–>交易记录 查找记录即可(请发送数字码,请勿截图,感谢您的支持)

共享单车凛冬已至?

作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一方面,带给了中国社会大量的活力;另一方面,随着经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乌云开始笼罩在这个新兴行业的上空。

从2017年6月至今,短短8个月的时间,加上此次倒闭的1号单车,已经有7家共享单车倒闭企业,可谓“前赴后继”:

卡拉单车:

2017年2月,卡拉单车用19天时间投放了667辆车,结果只找回来157辆车,投资方撤资退出,随即宣布倒闭。

悟空单车:

2017年6月13日,正式运营仅5个月悟空单车打响共享单车倒闭第一枪,停止运营后,悟空单车将押金全部退还给了用户,总计约100余万元。

3Vbike单车:

2017年6月21日,3Vbike发布公告称:由于大量单车被盗,3Vbike共享单车从2017年6月21日起停运,没有退押金的用户,尽快申请退款。

町町单车:

猝死潮”接踵而至。8月,町町单车宣布倒闭。10月31日,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表示,对于退不了押金的一万多用户,仍希望退还钱款,或者每人分到一台成本为1800元的单车。

酷骑单车:

同是8月,酷骑单车“退押金难”问题蔓延,其与P2P平台诚信贷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也让外界心生警惕。自9月中旬起,酷骑单车位于沈阳、合肥、郑州、西安等多地的分公司都陆续被曝出“人去楼空”。21世纪经济报道在11月21日的文章中指出,酷骑仍有7亿元押金未退还用户。

小鸣单车:

2017年7月,小鸣单车用户反映押金难退问题。小鸣单车CEO表示创始团队已经退出,目前退押金面临技术问题,仅剩微博一个退款通道。

小蓝单车:

2017年11月20日,小蓝单车已停止运营。2018年1月9日,滴滴正式托管小蓝单车,小蓝单车用户支付的押金和充值余额转换成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

1号单车:

2018年2月7日,1号单车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宣布停止运营。

即使是ofo、摩拜两头共享单车领头羊,也难以在寒气重独善其身。

就在上个月初,有媒体报道称,ofo和摩拜资金链断裂,挪用用户押金达60亿元。其中,ofo账户现金仅剩下不到6亿人民币,至今仍欠供应商约25亿元人民币,亏空押金总额约30亿。

虽然此后ofo和摩拜方面出面辟谣,表示自己经营良好,是有利益集团散布谣言,并会提起相关诉讼,但寒潮下的共享单车经营现状,也为两家企业未来的经营蒙上一层阴影。

实际上,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并不复杂,本质上仍然是一个B2C的生意,主要依靠租金来盈利。

但当单车进入到城市场景中时,这个模式就显得有些理想化了。事实上,由于城市中共享单车的使用场景多局限于地铁站到家的“最后一公里”,共享单车的日均使用频次几乎难以达到校园中的“每天能骑十次”。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7年12月共享单车APP的运营报告,ofo小黄车和摩拜的日均使用频次分别为 1.63 次和1.49 次。当然,这是冬天的数据,另一家机构给出的报告显示,共享单车在2017年Q1的日均使用频次为3 次。

直至现在,尚未有一家单车企业宣布盈利,也就是说,这种考虑租金回本的商业模型还从未被得到验证。

更容易让人忽略的是单车的运营成本。运营成本的高企几乎超出的所有人的想象。有媒体曾在报道中指出,ofo仅一个月的运营成本就达到2 亿元人民币。邢林不愿透露摩拜具体的运营支出,但表示:“总之是一个很巨额的数字。”

滴滴加入共享单车混战

这样一笔根本就算不过来的账,之所以还受到资本的热捧,是因为从BAT或滴滴的角度而言,投资单车企业并不仅是从盈利的角度出发,主要是不愿错过共享单车这一高频的支付场景。这个时候再回过头来看,共享单车似乎从来都不是一门生意,而更像是被看好的流量捕手。

于是,投资还在继续。就在近日,摩拜已经完成新一轮10亿美元量级的融资。与此同时,哈罗单车在完成总额达5 亿美元的D轮融资后,最近也传出已经完成了10 亿元人民币的新一轮融资。

今年1月25日,滴滴自有共享单车品牌“青桔”在成都上线运营,同时滴滴共享单车平台也上线。目前成都用户可通过滴滴平台骑行青桔单车、小蓝单车以及ofo小黄车,前两者支持免押金骑行。

这似乎是滴滴的机会所在。这家出行巨头此前一直默默站在ofo身后,直至最近才开始着手自己的共享单车业务。在滴滴上线共享单车平台的对外声明中,重新回到滴滴的付强表示,滴滴希望通过共享单车升级其短途出行战略。

这个逻辑不难理解,单车业务正好与网约车业务形成互补。单车可以补足滴滴在短途出行上的短板,并且可以为滴滴现有业务实现导流,而网约车业务则可以为造血能力不足的单车提供一定的资金支持。

只不过,滴滴这次好像有些仓促上马。在将小蓝单车重新投放深圳市场仅两天后,深圳市交委就发布声明,表示滴滴在深圳上线小蓝单车属违规投放,并已多次约谈滴滴方面。

这也是滴滴目前面临的最大困境所在。随着市场逐渐饱和,一二线城市纷纷禁止投放,滴滴很难再通过大规模投放来抢占市场。另一边,哈罗单车已经得到了阿里的支持,摩拜也已经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

至少在目前来看,共享单车的战事还没到结束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