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地恋16年,每年跨越16000公里相见,再远的距离终败给爱情

16000公里,这是克罗地亚到南非的距离

也是Malena和Klepetan之间的距离

16年,是他们相爱的时间

这就是Malena和Klepetan夫妇

Malena是一只雌性白鹳

每年她都跟随族群迁徙

克罗地亚的一个小城是Malena每年的栖息地

她每年都会从南非飞抵这里

然后又在冬天来临之前飞到南非过冬

这一切从1993年戛然而止

那次当她再次到达克罗地亚时

她被猎人的猎枪击中,伤得很重

一位老人救了她,但她却再也没办法长距离飞翔

于是她在这里住了下来

远离朋友和亲人

即使老人对她很好,她也总显得形单影只

直到Klepetan来到她身边

Klepetan知道Malena无法陪伴他长途飞行

他们一生有绝大部分时间会分隔两地

而白鹳一生只会有一位伴侣

这意味着Klepetan选择了Malena

他将和他终日成双入对的伙伴们不同

16000公里漫长的迁徙过程

他只能独自承受

但他还是选择了Malena

他们相爱了,还生下了孩子

拥有了一个幸福的大家庭

Klepetan每天会为妻子和孩子带来食物

Malena第一次当妈妈

每天都围着孩子打转

但是又是一年冬季来临

Klepetan无法克制候鸟迁徙的本能

他要飞去南非过冬了

Malena陷入了悲伤

每天都在望着远方出神

一直照料Malena的老人觉得她是被渣男辜负了

Malena仿佛也渐渐忘记了伤痛如往常一般

只是没想到冬天还没完全过去

Klepetan回来了

他为了早早回到Malena身边

没有跟随大部队

从南非到克罗地亚

16000公里的距离

Klepetan为了心爱之人不远万里而来

他把她最喜欢的食物放到她眼前

不让她受一点点累

悉心照料她一直陪伴在她左右

因为他们都知道

冬天到了,Klepetan又不得不走了

对于白鹳来说,迁徙是他们先天本能的一部分

Klepetan无法抗拒

他不得不离开,却能选择如何相爱

但他能做的只是,每年最晚一个离开

最早一个回来

从2001年到2017年,16年时间

Klepetan从未失约

两情若在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他们每年只能相守两季

却从未动摇对彼此的感情

其实,Klepetan的每次飞行都充满危险

因为现在许多地方彻夜灯火通明

他可能会误以为是黎明的光线,撞向灯光

亦或是裸露的高压电

对于白鹳来说也是致命的威胁

他一路途经索马利亚半岛,

西奈半岛,伊拉克沙漠,

最终抵达克罗地亚

没人知道他经历了怎样艰难的飞行

才最终抵达Malena身边

只是他每次到来,总是风尘仆仆

但即使如此Klepetan为了Malena

一直保护着自己,让自己可以回到她身边

他不敢倒下,因为他知道爱人在等他回家

对于Malena来说

她面临的是等待和孤独

这里没有她的同类

她只能孤身一人等待Klepetan

她甚至不知道他会不会如约而至

据说,白鹳的寿命可以达到45岁

有记载的最长寿的白鹳39岁

这就意味着,Klepetan一生一半的时间用来飞行

飞抵爱人身边

而Malena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等待

等待爱人归来

有人问,值得吗?

或许我们太习惯精打细算的爱情

大家都在爱情里变得聪明

计较怎么把爱变成对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游戏

而鸟儿们不懂

他只是知道,自己努力飞就可以回到爱人身边

他知道认定了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她只知道,爱人一定会回来

李元胜在《我想和你虚度时光》中写道: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比如低头看鱼

比如把茶杯留在桌子上,离开

浪费它们好看的阴影

我还想连落日一起浪费

比如散步,一直消磨到星光满天……

现实催促我们走快一点

我们都快忘记把时间“浪费”在爱人身上

是多么美好的感觉

一生只爱一个人

也许比别人少看了太多“风景”

但这一生,我只想和你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