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鳗鱼饭,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近日这条微博火了

心目中非常随意的一道美食居然已经是濒危物种。是不是再也吃不到一碗由日本鳗制作的鳗鱼饭了?

这到底是真是假?要先从鳗鱼的秘密说起

无骨无肉的鱼

这是一张清代康熙年间的古画

出自《海错图》,作者将它称为“水沫鱼”,在旁边只写了96个字的说明。

他不会想到,这条鱼的故事,在未来会如何跌宕起伏。

配文说,这是一种福建海里的鱼,“柔软而明澈”。而且这鱼 “不但无骨,而且无肉。就阳曦一照,则竟干如薄纸如无矣”。太阳一照,就像消失了一样!

那水沫鱼的身体是什么材料的呢?作者认为,它一定是由水沫凝结而成的生物。所以叫“水沫鱼”。他写道:

柔如败絮,

透若水晶。

就日则枯,

在水无痕。

事实上,这种神奇的生物就是我们熟悉的鳗鱼

原来,鳗鱼小时候都要经过“柳叶状幼体期”,或称“柳叶鳗期”。

是不是和《海错图》的描述很像?

穿越地球四分之一的距离来走完一生

鳗鱼有很多不可思议之处。

高寿:最长寿的鳗鱼可以活到九十岁

复杂的进化阶段:一生要经历六大形态

浪漫悲伤的命运:一辈子只产卵一次,产前绝食洄游,产后即葬身海底

最早人们并不知道淡水鳗是在海里产卵,第一位发现这一奥秘的科学家是丹麦的约翰尼·施密特,他曾在1923年写下“穿越地球四分之一的距离来走完一生的鱼,只有鳗鱼了。”

这一发现引发了日本近60年来探索日本鳗产卵场的热潮,并最终于2008年确认日本鳗的产卵场位于马里亚纳海岛西方海域,稍往南就是全世界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的挑战者深渊,深度超过一万两千公尺

鳗鱼为什么要到这里产卵,如何产卵,至今依然是个迷。

参与调查的塚本勝巳副教授为了捕捉到鳗鱼产卵的瞬间还在继续着远洋的调查。他深感遗憾,每次出海调查,都会因为遇到台风而不得不改变航线。就像海神波塞冬在有意帮助鳗鱼守护着这个秘密一样。

无法人工繁殖的鱼

现在,日本鳗鲡被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列为了濒危物种,欧洲鳗鲡更惨,极危物种。极危的下一个级别就是野外灭绝。

其原因就在于现在市面上的烤鳗鱼,大多是从野外捞来小苗子,再养大。所以我们虽然名义上吃的是养殖鳗鱼,其实它们依然来自野生

大肆捕捞带来的后果就是野生鳗鱼的减少。日本鳗的情况尤其严重,今年的捕捞量只有去年同期的1%!

所以,鳗鱼确实被吃到濒危了。

既然都可以把鳗苗养大,为什么不能人工繁殖呢?

这就要怪它们诡异的食谱了。

成年鳗倒是会在人工水池里产卵,可是刚孵出来的小鱼无论喂什么,它都不吃,20多天后就死了。

为了研制饲料,日本科学家就去海里捞柳叶鳗,解剖它的消化道,看看里面有啥?什么都没有!

还好科学家没有放弃,最终找到了一点东西

海雪

海里的有机物碎屑黏在一起,形成的黏液团,就是海雪。这和《海错图》的猜测有了巧妙的相似,鳗鱼真得是吃海里的“水沫”长大的

2010年,日本学者研究出一种鳗苗愿意吃的鲨鱼卵膏饲料,终于做到了完全人工养殖鳗鱼。然而成功只限于实验室,人工繁殖的鳗鱼大量上市,还遥遥无期。

吃还是不吃?

欧洲人来到北美大陆之前,北美有多达50亿只旅鸽。

17世纪,欧洲人发现美洲大陆没多久,旅鸽因为肉味鲜美,成为这些开拓者的食物,每天有5万只旅鸽被打死,最终彻底灭绝。

从穿山甲,禾花雀,到今天日本鳗鲡,舌尖上消失的野生动物越来越多了。

幸好,现在日本鳗鲡还没有陷入不可挽回的末日,它应该依然有足以自我维持的野外种群。

网络上很多人感叹人类对环境的破坏,认为人类应当灭绝,与那些觉得没吃鳗鱼或者没捕捞所以不用负责的人争得不可开交。可是一时口舌之快,并不能挽回已经造成的危害。与其说,不如做,劝诫别人不要甚至做出“赶在灭绝之前吃一口”这样的举动。

别忘了,禾花雀从“只是开始涨价”到彻底崩溃,也就是十多年。

不要为了一时的口腹之欲,而让一个物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