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称的中国最美

对称的飞檐翘角红墙黄瓦,对称的诗词歌赋丽句华章。在对称的美学里我们看到了那顶天立地的一撇一捺,对称的中国,对称的你和我。

站在景山最高处,故宫就从眼前铺展开来,金黄的宫殿、朱红的城墙、汉白玉的阶、琉璃瓦的顶,沿着一条子午线对称分布,壮美有序、和谐庄严映衬着蓝天白云,宛如东方仙境,再往远眺,一线贯穿的对称风格撑起了整座北京城。

对称,是这座城市的基因,更是整个中国的基因。

沿着这条对称轴走进中国,无论是皇家宫殿抑或普通民宅,无论是群体建筑的规划抑或一室一厅的布局,乃至亭台楼阁、家具的摆放处处都有对称。有一位设计师曾说:设计中式家具时只需在稿纸上画出四分之一,整个家具的设计基本就完成了,这就是中国文化中对称的魅力与智慧所在古希腊哲学家毕达哥拉斯曾说过:美的线型和其他一切美的形体都必须有对称形式。

对称,这种人类最早发现和掌握的美在中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对称,放诸于具象自有一种平衡的沉稳美,中国建筑、器物、书法、诗歌、对联、绘画几乎无不讲求对称之美,建筑呼应天地,器物形韵相补,书法意气相得,诗歌唱和往来对联平仄相对,绘画虚实相生,既有儒家的浑然一体又有道家的阴阳平衡,不多不少、恰当刚好。

对称,放诸于生活是一种庄重的经典美,不温不火在中国传承了几千年,所以日常生活里一求一应,我们讲究一诺千金,信用是那条看不见的对称轴,一教一学我们讲究尊师重道,教养是那条看不见的对称轴,这是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对称,人与时代、与社会则反映在国家、民族的兴盛与衰弱时,士人的入世与退隐、忧患与安乐,文化基因是看不见的对称轴。

两千多年前中国文化出现了第一个繁荣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出现了老子、孔子、墨子等一大批巨匠,他们的思想学说成为中国文化的根本影响了中国乃至世界几千年,谁最中国期冀,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再出现一大批文化巨匠在纵向的时间对称轴上,使中国文化也完成一次圆满的对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