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林是“养出来”

苏州的私家园林,都是“养出来”的。

造园难,养园更难。

养园

苏州的私家园林是不断生长的建筑。苏州园林的美,不仅在于园林刚刚营造完备后的美景,更在于一代人、数代人不断修缮养护,沉淀而来的时光和历史文化。就如同玉器古玩,一定要主人不断把玩摩挲,才能积淀出珍贵的包浆,从而成为珍贵的文物。

拙政园 传承500多年历久弥新

雨中拙政园的台阶 经几代人的踩踏形成包浆

回顾苏州古典园林的发展历程,每一座古典园林的形成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经过历代园林主人和能工巧匠们的逐步完善而形成博大精深的艺术风格,成为全人类共同的珍贵文化遗产。

三分在造  七分靠养

明代的造园大师计成在《园冶》中提到“三匠七主”,大意是,园子最终的样子三分靠匠人,七分靠主人。园林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园主人的品性和人格。营造中的园林,反应了园主人胸中的丘壑;而传承而来的园林,则不仅能体现第一代园主的性情,更是一个家族传承不衰的精神图腾。

草木的生长和后人的维护 让网师园历尽沧桑而不衰

苏州园林是中国隐逸文化的集大成者。隐逸的本义里就包含着修身养性的理念。著名的园林艺术家、中国古建筑学家陈从周先生曾说过:“园林不在乎饰新,而在于保养;树木不在于添种,而在于休整。”苏州园林的精髓,在营造之妙,更在养园的乐趣。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中式私家园林的养护,可以说是全世界园林养护中最难的。和西方园林追求权力和礼制进而以“几何图形”作为养护的标准不同。中式园林的养护修缮,不仅是园主的心境变迁和通过养园而完成的精神理疗,也能显露一个家族的源远传承,甚至可以体现历史上中国人道德观念和审美情趣的迁移。

中式私家园林的养护之道,可以说是博大精深,但是研究中国园林的历史,可以找到一些基本的方法。

行走坐卧

苏州的私家园林,最具魅力的地方就是庭院。庭院的养护,最核心之处就是行走坐卧,也就是需要一种庭院生活方式的注入。清晨时分,在庭院里静坐、读书或者打一趟太极拳;日上三竿,在院子里含饴弄孙,看花开花落;黄昏日落,在曲曲折折的小径散步归来。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庭院里的生活,让整个园林注入了人气和生机,因此行走坐卧也成为私家园林里最佳的养护方式。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苏州园林因为没有人居住、游玩而渐渐颓废、成为荒园的原因。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修花养木

花木是园林的“毛发”,也是园林构成中唯一具有生命的元素,同时也是园林景观中极易发生变化的要素。因此花木养护在园林中尤为重要。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陶渊明《归园田居》里所说“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的意趣在园林里,就体现在对植物的养护中。园林就像园主精神世界的外放;修剪花木,就是园主与自然和内心的沟通。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苏州园林里花木的养护也传神地表达了中式的天伦地理,不仅仅是洒水浇花那么简单。比如,水中植莲,往往象征着园主高洁的志向;而环园植桃李,因桃李为道教之木,则代表着驱邪的愿望。

临池戏鱼

一座水池,就是一个“小千世界”,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因此,养护水池时既要注意维护池塘的美感,为了保持水池生物链的有序,更要注重生态平衡。因此,养护水池,要定期去除水藻青苔,也要注意鱼类的投放。养鱼喂饵,是一种休闲,也是一种把玩园林的养护方式。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中式园林中最矜贵的生物大概非“锦鲤”莫属。锦鲤被称为“会游泳的艺术品”,据说锦鲤的不同花色,也代表着不同的吉祥寓意。养一池的锦鲤实属人生享受,自己打理水池更是闲时劳作的最佳方式。

磨山补石

石文化是苏州园林文化不可或缺的部分。石头象征山水,苏州园林里的石头,象征了中国文人的的山水情节。门前的抱鼓石、脚下的卵石铺地、石阶、池边的湖石,虽然最初都是由匠人堆砌而成,但是正如上文所述,三分靠匠人,七分靠主人,园林中主人入住后,往往会根据不同的生活习惯,在有意无意间,造就了每一座园林与众不同的形态。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门前的抱鼓石,会因为小孩子的嬉戏、老人的抚摸,形成具有一层柔和光泽的包浆。脚下的卵石铺地、台阶会因为园主一家的行走,最终“长出”独特的纹路。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而形态各异的湖石经过雨水和时光的酿造,有些会长出淡淡的青苔,有些则会被风雨雕琢出更加美丽的形态。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有些园林的主人,还会在客厅、书房,增加一些小型的观赏石,如灵璧石、昆石等,这些千姿百态的赏石将园林的意境延伸到桌案。

苏州桃花源 实景图

对于一座私家园林来说,最好的养护方式,就是尽情享受这座园林的情境。融创·苏州桃花源复兴中式雅致生活,在造园中将养园的理念注入其中,以成就中式园林宅院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