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老派

【中国记录讯】2016年秋,香港第三大富豪,人称“彤叔”的郑裕彤去世,享年91岁。比郑裕彤小三岁的李嘉诚却还在奋斗,就在这几天,他卖掉了旗下香港固网的股权,套现140多亿;又花费400多亿,购买德国能源公司。一个月前,在汕头大学的毕业典礼上,李嘉诚喊出“愿力人生”,智者有愿力,把 to do变成 to be。

自信人生二百年,二百年,那只是诗人的豪情罢了。能活到90岁,已是高龄,据说69岁是个槛,超过这个槛,就不让奋斗了。可是李嘉诚呢,一直奋斗了90年,他应该很累了,即便仍壮心不已,老了,终究无可奈何。

李嘉诚与郑裕彤交好,一直把郑裕彤当作大哥尊重。相比李嘉诚的勤勉,彤叔早就知天命了,他曾说:“我没有李嘉诚那么忙。他早上是8点就上班,我是11点,差很远。我们两个都喜欢打高尔夫球,但我不喜欢和他打,因为他早上6点就要开始,我还未起床呢!”

李嘉诚的眼光,既近视,又远视,合在一起,就是毒辣。早在80年代,他就收购了加拿大最大的赫斯基能源公司,向海外布局。但那时候,内地出现了大机会,李嘉诚清清楚楚的看到了。90年代,他把重心放到了内地,北京长安街的东方广场,是当时最大的投资。那时候的内地,遭遇困难,外资观望甚至撤离,李嘉诚却看清形势,赌上重注,这是眼光,也是勇气。

在那个年代,李嘉诚是当之无愧的功臣,首富的名号也随之而来。其实以李嘉诚低调的作风,他应该很讨厌“首富”这种天生招摇的东西。相比于富豪榜上的数字,他更关心安全。1998年,江洋大盗张子强被枪毙,他松了一口气,这个人,是他的一块心病。

李嘉诚是个老派的人。

当张子强绑架了他的大儿子后,他果断的支付10亿港币赎金,并且信守承诺,不报警。他是潮汕人,在老家待到十几岁,才辗转去香港谋生。成为富豪后,他不忘造福乡里,在家乡兴办了大量慈善事业。尤其是他倾注心血的汕头大学,几乎是他一力办成,每年都要来参加毕业典礼,亲自讲话,鼓励学生。至于包明星,养小三这样的绯闻八卦,更是从未与他粘连。老婆去世后,多年来,他在红颜知己的陪伴下,继续守护家庭,运营企业,热心慈善。

郑裕彤比李嘉诚还要老派。

他与老婆周翠英,是指腹为婚,1943年正式结婚,73年的婚姻,老婆是他的一生挚爱。弹丸之地的富豪们,不安全感很强。有的向国外跑,有的向内地跑,而彤叔呢,除了珠宝品牌周大福外,他的地产业务,始终立足于香港。他的继承人安排,也沿用传统的长子长孙的办法。长子郑家纯接班,而第三代的长孙,也已浮出水面。彤叔不爱桃色,爱打牌。有名的大D会,就是彤叔的牌友组织。这个神秘的富豪联盟,是香港商界的一大景观。如今的广州首富许教授,在十余年前的崩盘危机中,就是靠着大D会,获得支援,熬过冬天。

有一个问题令人费解,在充满潮汕话的牌桌上,一口中原腔的许教授是怎样谈笑风生的呢?大D会还有一位核心成员,是被称作“大刘”的刘銮雄,不同于彤叔的老派作风,大刘十分豪放,可以算是华人富豪中的异类。大刘号称香港股市狙击手,多次低买高卖,手法凌厉。就在今年,大刘旗下的华人置业,高调入股恒大,持股比例超过5%,恒大股价连连暴涨,大刘的投资已经翻倍。

资本市场,玩得就是心跳,钱赚得快,花得也爽。刘銮雄以奢华享受,出手阔绰闻名。他拥有3架私人飞机,名下豪车无数,更钟爱奢侈品。当然,更出名的,是大刘的感情生活了。他结了三次婚,孩子一大堆。还与多名香港女星传出绯闻,经常上娱乐八卦的头条。

他的地产泡妞大法,比股市狙击还要厉害,一言不合送豪宅,那可是香港的豪宅啊。任凭是冰雪美人,也很难不动心。大刘敢赌,敢玩,玩得也是想象不到的刺激,竟把“高尔夫球”玩到了医院。他脾气大得很,多次在记者会上破口大骂。他是香港记者最爱的大佬,只要有他出场,头条必上,有时在娱乐版,有时在商业版。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大刘的意气风发,惹来很多人的羡慕,但真正能效仿的,却凤毛麟角。花花公子多着呢,但有本事赚钱的少;有本事赚钱的多着呢,但作风豪放的少;作风豪放的也有,但能多年屹立不倒的,少之又少。这么多年来,能学到大刘几分功力的,只有曾经的上海首富周正毅了。

2002年,周正毅的巅峰时代,他在香港买下大刘临近的豪宅,与心中偶像做起了邻居。周正毅也是股市高手,低买高卖,炒作对象从香港到内地,所到之处,风生水起。周正毅也有好女人缘,他的起家,有来自女人的助力。发家之后,也开始像大刘一样,成了女明星的摇钱树。而且,周正毅极其高调,神似大刘。他曾经放话,要与李嘉诚比富。鲜有富豪愿意公开自己的家底,他的特立独行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可惜周正毅招摇了没几天,就被收拾了。先被判刑三年,出狱后还不老实,灵道很生气,放了狠话:”一定要坚决依法查办,让其在上海无立足之处”。随后周正毅又进去了,被判了16年。即便他能平平安安的活下去,熬到刑满释放,也老了。那位清纯玉女派的女明星,也迅速从红得发紫,落入二三流。

李嘉诚老了,两年前,他的华人首富宝座被王健林夺走。而王健林,可以算作李嘉诚的学生,他赖以壮大的法宝,万达广场,多有copy李嘉诚。国内商业地产的开山之作,就是李嘉诚在长安街上的东方广场,那个项目,是李嘉诚90年代最大的投资,引发了一连串争议。就连“广场”这个名字,到底是否可以作为商业用语,都引起过激烈争论。破冰,总是在曲折中前行,东方广场再三拖延,花费了10年时间,才正式开业。被折腾久了,李嘉诚也有点心怯,他放缓了步伐,没有继续复制这样的大手笔。

而复制这样的广场模式的,是万达。王健林,不知道在东方广场转悠了多少次,那时候,他还没有“让迪士尼20年不盈利”的气魄。他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学习着。李嘉诚的心怯,正好给了他青出于蓝的机会,靠复制粘贴的方式,把万达广场建满大大小小的城市。在王健林大肆扩张的时候,李嘉诚却在悄悄的撤离。随着一项项的资产被转卖,他的动作终于被媒体捕捉到,有人喊出“别让李嘉诚跑了”,但他已经跑得差不多了。

他把上市公司的注册地改到开曼群岛,整合旗下业务,把大量的资金转投到欧洲。他给自己的孙子取名“长治”,期盼长治久安。荣登首富的王健林,继续学习着李嘉诚,也把投资引向海外,大手笔频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王健林始终亦步亦趋的追随着老师。时至今日,像老师当年一样,王健林也怯了。刘銮雄也老了,虽然只有65岁,但过度刺激的生活,显然透支了他的身体。他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是肾衰竭,传言每周要几次洗肾,病危消息不时传出。肾宝片,发明的太迟了!为娱乐小报贡献了一辈子头条的大刘,把大部分资产留给了最后一任妻子甘比,一位曾经的娱乐记者。甘比,一跃成为香港的女首富,新的传奇。

只是这样的传奇,已经接近尾声。香港的股市,越来越缺少刺激。本土的公司乏善可陈,而对内地企业的吸引力,也越来越低。阿里巴巴从香港退市,跑到纽约重新上市;万达从香港退市,准备在国内IPO;恒大也快了,A股的壳公司已经准备就绪。

未来的香港,大刘这样的股市传奇,恐怕很难再出现。而大刘喜欢的电影明星们,有的归隐沉寂,有的北上淘金。原本热闹纷呈的东方好莱坞,多年来已经难有佳作。如今夺人眼球的,是韩国偶像剧和印度宝莱坞。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这些人都老了,香港也慢慢平静了,这几年的吵闹,更像是受冷落的名妓,不甘寂寞。还有那拥挤的游客,什么地方容易吸引游客呢?老地方。

郑裕彤的出殡仪式上,低调的李嘉诚和病重的刘銮雄都来了,那一天,众多香港政商界人士纷纷赶来送别。世人感叹,这样老派的人,走一个,少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