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商人冯仑要“上天”,为何他总做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即将到来的2018年2月2日,是一个很平常的日子。但或许这一天会变成一个值得记载的时刻。因为冯仑爆料他将于2月2日发射中国第一颗私人卫星“风马牛一号”,希望开创全新的媒体传播方式和内容体验。一直以段子手闻名的冯仑,在任何场合都是口若悬河,也经常有人想问他:你咋不上天?现在,他真的要“上天”了。

有着“地产商人”标签示人的冯仑,当年“万通六君子”之一的他,从海南转战北京,守候万通20多年,在地产圈建立起了自己强大影响力。

而作为地产商人的他,为什么要发射卫星?并且要将卫星打造成一种全新的传媒形式呢?

开创“太空媒体”

冯仑要“颠覆”媒体生长方式?

其实对于媒体的理解和倾心,冯仑早在万通的2006年就创办了《风马牛》电子杂志,并出版了两部畅销书《理想丰满》和《野蛮生长》。2016年紧随新媒体发展趋势,上线了风马牛公众号、做起了脱口秀节目,取得了上线24小时粉丝量突破3万,推送不到10篇文章就有10万+阅读量的不错业绩。

冯仑似乎就是那个被房地产耽误了的媒体人。

如今冯仑发射卫星,更多的也是带动媒体内容生产的技术形式,他觉得风马牛通过卫星创造出独特的内容,加上独特的传播方式,可以构建起自己强大的护城河。

相信这也是冯仑对“风马牛”自媒体经营多年的反思,内容本身是值得做的,但需要拓展媒体的边界。冯仑已经认识到:内容如何通过新的技术手段实现更好的传播?才是核心所在,也是未来趋势。

当今媒体的发展日新月异,“内容为王”已向“内容+技术”的时代递进,各种传播手段更是不断迭新。微博开创了“UGC+分享”的新媒体共享模式,今日头条站上了以“精准推送和流量分发”为核心的技术驱动。“风马牛”大有要打造“卫星传播体”之势,开创第二世界的传播渠道?

所以从技术上去创造一些新的体验和传播方式,也正是冯仑做卫星的初衷。

听千字文音乐,看太空直播

风马牛一号有多大想象力?

每年冯仑都会举办风马牛大会,邀请全世界具有各种奇葩想法的怪人来探讨未来。自然,风马牛一号将从太空给我们传播什么样的内容,引发着大家的好奇。

据透露,这次卫星上传的内容主要聚焦于传统文化。一个是由冯仑公司创作、羽泉演唱的“大风歌”。另一个就是将传统的“千字文”改编成音乐,由台湾著名音乐人张圣洁女士童声合唱。

传播传统文化,并非拘泥于传统。通过技术和形式上的创新,使得内容更有趣,更具传播性,相信这也是风马牛头部内容的再次亮剑。

第三个内容就是他们征集了1000个梦想,放在卫星上,多年以后再来印证哪些梦想实现了。在太空埋下1000个梦想的种子,也为后期媒体内容预设了1000+话题,颇有策略啊。

而从传播途径来讲,冯仑准备了两套技术方案。地面可以通过卫星接收设备和手机接收两种方式听到这些来自太空的声音。但由于监管审批的问题,手机收听暂时还无法实现。

其实最被冯仑看好的是“太空直播”。这颗卫星配备了4K高清全景摄像头,可以呈现360度太空高清照片,地面接收者可以看见来自太空的影像,再配合一些VR技术,让用户有亲临太空之感。这也将成为风马牛内容付费的下一个壁垒。

然而,遗憾的是当下直播也是需要审批的,冯仑还并没有取得直播的门票。同时鉴于发射时间的考虑,冯仑只能寄希望于下一颗卫星计划了。

理想照进现实

冯仑的卫星商业化路在何方?

不赚钱的商业应用都是耍流氓。

那风马牛卫星将如何赚钱呢?

冯仑坦露说,自己对卫星的认识,已经从科技回归商业。虽然谈起卫星很让自己兴奋,但他不想从事科幻事业,依然会更多从商业角度进行考量和设计。

所以发第一颗卫星,实际上就是在探索内容,商业角度肯定是亏损的,但是第二个就一定会赚钱了。

风马牛其实是要创造出独特的内容和体验,然后和手机连起来,触及大众,这样才能打造出真正的一个商业模式。

基于内容付费,冯仑比较看好直播、游戏等领域的商业变现。

太空直播是一种新鲜独特的内容形式,别的媒体无法企及。冯仑觉得,如果一块钱看一分钟,会有很多人愿意尝试,每人看2-3分钟还是很容易达成的。试想,要是有一千万人看,这个体量完全就可以赚钱了。

如果再把这些独特的内容做成游戏,通过卫星创造独特的内容,加上独特的传播方式,也会为成为一种极具竞争力的商业延伸项目。

据冯仑披露,风马牛卫星外形尺寸为300mm*100mm*100mm,重量4公斤,功耗8W,卫星预计轨道高度500公里。从研发到最后发射升空成本,大约100万美元。

很显然,目前国内大都处于“花钱研究阶段”,而对于商业模式的考虑,更是零星点点。整个商业环境、基础设施等都有着当年互联网新生事物般的障碍和束缚。

另据冯仑介绍:卫星原计划2017年9月在海南文昌上天,但因为诸多原因,最终改到2018年2月2日在甘肃酒泉发射。从卫星造好到发射申请获批经历了足足一年半的时间。

可以看出,冯仑的卫星梦是宏大的,但商业化之路也是荆棘丛生。

关于更多的内容和商业模式,冯仑除了需要游说更多制度支持之外,也在考虑更多的变通之道。

以地产思想家著称的冯仑,在地产领域制造了美国模式、立体城市等轰动性事件。

但立体城市陷入沉睡,万通业绩每况愈下之际,冯仑只好选择淡然推出。

而今在新媒体技术纵横的当下,他以“发卫星”这一狂人手段,欲实现媒体传播方式的新颠覆。我们想问,冯叔你在地球上已经找不到更好的新媒体方式了吗?

显然,卫星商业化应用之路将会是一个漫长探索的过程,卫星传播能否成为未来主流传播形式?而不只是昙花一现,甚或是务虚的噱头,我们期待冯仑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