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开公交车带丈夫绕地球10圈的女人出了名,背后的故事让所有人落泪!

舒城县第二汽车站内,停靠着许多农班客车。在车站里转悠一圈,会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倒不是因为客车普遍破旧,也不是车站太小,而是一辆开往百神庙镇的客车里,在女司机旁边的副驾驶的位置上一直都坐着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梁玉凤的丈夫!

一年365天,她开着小客车日复一日,载着瘫痪的丈夫,往返于舒城至百神庙镇。

10年时间内,这个坚强女子谱写了行程6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0余圈的神话,“爱情巴士”的故事也传遍了大江南北。

当中国农业银行杯CCTV2013年度三农人物推介活动走进安徽地区时,我们见证了这个时代最伟大、最美好的爱情。

活动现场迎来了各位候选人,但是当属安徽省六安市舒城县“爱情巴士”女司机梁本凤获得了最高呼声。

她用实际行动演绎了“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风雨无阻二十五年,她诠释的不仅是对丈夫的爱,更是一份责任,一份坚守。

“梁本凤真厚道,一个女人带着瘫痪丈夫,起早贪黑跑小客车,养家糊口,太不容易了。他们两口子的感情,真叫人羡慕!”常坐梁本凤小客车的乘客潘耀存说。

在一个乘客大叔对记者说着梁本凤的故事时,她麻利地将丈夫宋士银从副驾驶座位上抱下来,放在轮椅上,给丈夫按摩20分钟。

“丈夫坐了一天车子,颈部和四肢需要按摩,这样能促进血液循环,防止皮肤坏死。”梁本凤说。在她的脸上,没有一丝忧伤,而是满满的笑容和希望。

25年前,年仅20岁的舒城县百神庙镇舒房村村民梁本凤,在亲戚的介绍下,来到青海务工,认识了来自百神庙镇舒房村的19岁的宋士银,两人在异地相恋了。

“恋爱时,家里父母都极力反对。 ”梁本凤说,“他们劝我说,以你的外貌聪慧完全可以找一个城里人,你跟着这个穷的揭不开锅的小子,一辈子吃不完的苦啊!”

1989年,她还是毅然选择了憨厚老实的小伙宋士银。

婚后,两人感情如胶似漆,没多久他们的女儿出生了。为了生计,他们便一起前往江苏省太仓市打工。

1993年6月18日,梁本凤在工地打杂,突然一工友跑来告诉她一个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宋士银从建筑工地楼上摔下来了。

梁本凤跌跌撞撞跑到太仓市医院时,宋士银已人事不知。他第五颈椎粉碎性骨折,大脑神经被破坏,胸部以下全部失去知觉,全身瘫痪了。

这时她刚满25岁,年轻俏丽,像一朵盛放的水仙花。

亲友都直言相劝:“他已经是一个高位截瘫的废人,你的人生路还长,总不能一辈子耗在他身上受累受气啊,你还是趁早离开那个家吧。”

“但看着三岁的孩子,看到瘫痪在床的丈夫那不舍的眼神。我心里明白,要是走了,他俩就没法过了。 ”

梁本凤没有离开宋士银,她毫不犹豫的选择将整个家庭的重担扛在自己的肩上。

从那以后,每天五点钟不到,梁本凤就起床忙碌,煮饭、帮丈夫换尿布,给小孩穿衣服,喂丈夫吃饭,帮丈夫按摩。

忙完这些后,她拿着锄头,到家里的几亩责任田干活。中午又匆匆赶回家,张罗午饭、安顿女儿、清洗衣物。到了晚上,还得帮丈夫做肢体按摩。

“冬季严寒,他小便失禁,身子又重,我一个人慢慢把他挪开,帮他换睡衣,再铺好床单,一折腾就是一夜。”梁本凤说。

由于常年卧床,丈夫情绪变化无常,经常骂人。梁本凤就背着丈夫和孩子,一个人偷偷抹眼泪。

家庭的重担全压在梁本凤一个人身上,上有年迈的公公,下有在校读书的女儿。仅靠种几亩责任田,养活不了一家人。

梁本凤开始寻找别的门路。但靠什么来维持生计,却成了摆在梁本凤面前的一道难题。

2002年,梁本凤回想起当年跟朋友后面跑过车,知晓其中的经营门道,她就给全家出了一个主意——跑车。

于是,便想办法向亲戚朋友借钱,出于同情,亲友们借了梁本凤两万元钱,随后,她买了一辆农用车,专门跑从舒城通往百神庙的路段。

生活本艰难,雪上又加霜。2004年的一场大雨,冲垮了梁本凤居住的几间小瓦房。跑车的钱刚刚能解决吃饭问题,可房子又没了。

梁本凤四处奔波,好说歹说,借了一部分钱,靠着自己的双手在一个马路边造起了几间瓦房。

“当时孩子要读书,丈夫需要到省城康复治疗,家里又欠了一屁股债,靠着小农用车也不是办法。”

梁本凤寻思着,换个小客车来运营。谁知,经过两次借款后,梁本凤再次借钱时却碰了一鼻子灰。

“不借,他家里一个老人,一个瘫痪的丈夫,一个读书的女人,谁有偿还的能力?万一借了钱,她卷钱跑了咋办?”这些话语纷纷传到了梁本凤的耳中。

走投无路之下,梁本凤想起了高利贷,一个月支付3分利息,借了7万元高利贷。把家里农用车卖了,购买了一辆15座的小客车。通过学习拿到客运资格证,开起了客运班车。

自己一直在外跑客运,让丈夫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家里,细心的梁本凤,还是从丈夫的眼神中读懂了他内心的孤寂。

于是她对丈夫说:“你在家反正也没事,你天天坐在副驾驶位上,我不仅能照顾你,还能和你说话,你看怎样?”

宋士银一听,当即拒绝:“这怎么行,我帮不上忙,还会给你添负担。”

“我刚会开车,你过去跑过运输,有经验,你可以给我指点指点,这样我就不害怕了。”

宋士银一听爱妻这样说,一口答应了。

如今,梁本凤每天清晨六点多钟起床做饭,然后把丈夫抱到副驾驶位上,带着丈夫开始工作,一天跑两个来回。

“把他带在车上,随时有个照应,也是帮他解解闷,怕他一个人在家憋坏了。一路风雨,我们夫妻都走过来了,现在孩子也长大了,以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 ”说到这里,梁本凤露出自信的笑容。

城乡之间的路段有些坑坑洼洼,跑起来并不是那么简单。遇到装卸货的乘客,梁本凤还要一次次从车顶上爬上爬下,一天两个来回跑下来,她都累得精疲力尽,汗流满面。

遇到上学的小孩,要看着他们平安过了马路才肯走;遇到行李多的乘客,她跳下车帮人扛包;遇到老人确实身上没钱,她也从来不把人扔下不管……

生活在继续,磨难也在继续。一些同行看宋士银瘫痪,便经常欺负梁本凤一个女人家,甚至拦阻乘客上她的车。

梁本凤虽然也咽不下这口气,可也只能泪往心里流,默默承受。

被人刁难,她气得掉眼泪,他就讲笑话给她听,逗她开心。他几句话一哄,她保准破涕为笑,甩掉一切坏情绪,高高兴兴地开车了。

虽是一个弱女子,梁本凤却丝毫不乏侠肝义胆。

2009年初冬的一天上午,两名窃贼挤上了她的小客车。在扒得两个熟睡乘客的钱包后,这两个贪婪的家伙仍没有罢手的意思。

身边醒着的乘客刚想阻止他们,其中一个窃贼亮出了明晃晃的刀子,嚣张地在众人眼前晃了一圈,似在“警告”大家不要多管闲事。

这一幕正好被梁本凤从倒车镜里看到了,她当即把车停在路边,从工具箱里操起一支长扳手,转身走到两个窃贼面前,面无惧色地说:

“在我梁本凤的车上,还没有发生过乘客失窃的事,今天你俩要么用刀捅死我,要么把偷的钱还给人家!”

见一个身材柔弱的女车主都能如此大义凛然,车上顿时群情激愤。见此情形,两个小贼顿时吓得双腿发颤。

那一刻,梁本凤迅速扬起大扳手,砸向那名窃贼持刀的右手。只听“咣当”一声,歹徒手中的匕首被打掉在地,众人立即一拥而上制服了他和同伙。

事后,两位失窃的老板对她千恩万谢,说如果丢了上万元进货款,真不知道回去该怎么向家人交代。

梁本凤却朴实地说:“没啥没啥,为大家提供安全的服务,是我的本分。”

车子载着梁本凤和她瘫痪的丈夫来来回回,不知不觉就已经跑过了8个年头,把他们从青年跑成中年,也把日子从苦难跑成了甜蜜。

车俨然成了家,他们在这个家里同悲同喜,一起憧憬着明天。

尽管每天要帮乘客上货下货,还要帮丈夫按摩,把他抱上抱下,常常累得汗流浃背,但她的脸上始终带着笑,是那种沉浸在爱中的女人才有的笑容。

而宋士银也重新找到了人生的价值,不再悲观,不再觉得自己是拖累,因为每天陪着妻子,就是他生命中最重要、最开心、最骄傲的事情!

2010年9月,女儿被池州学院录取。那天,面对着前来贺喜的亲友,宋士银喜笑颜开,梁本凤也笑靥如花。

吃饭时,一个亲戚当着亲友的面说:“梁本凤,你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当初没有一个人会认为你能留下来,大家也都认为宋士银活不长久,但你用你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现在女儿也考上大学了,这个家也被你收拾得井井有条,你太伟大了,来,我敬你一杯……”

往事一幕幕,辛酸一幕幕。梁本凤百感交集,笑中带泪,一仰脖子,喝干了杯中的酒。

除了大年初一,梁本凤基本每天都会带着丈夫出车,风雨无阻。

梁玉凤坚守着“车到哪里,都要带上丈夫”的信念,10年光阴弹指而过,10年间,他们一共行驶了60多万公里。

如今,丈夫的身体越来越好,女儿也已参加工作。

梁本凤夫妻俩的日子如此单调,从小镇到县城,从县城到小镇,可是他们把爱和欢笑洒了一路,把灰暗的日子过成了童话里才有的绚烂。

人们都喜欢坐她的车,因为车里弥漫着爱的味道,能让人心灵沉静,满怀温暖。

大家还给这辆已经很破旧的车,取了一个很有诗意的名字——“爱情巴士”。

虽然皮肤黝黑、脸上除了皱纹,还有满满的笑容,没有丝毫对生活的不满、对命运的抱怨。

笑声爽朗的梁本凤,用自己的言行书写了,什么是不离不弃,什么是生死相依……

为爱情选择,为亲情坚守,她二十年如一日,用柔弱的肩膀,为残疾丈夫和孩子撑起一片天,十年间的风吹雨打、酷暑严寒,无论什么都打垮不了这个坚强的女子。

用艰辛汗水,诠释了一个普通百姓的善良与坚贞。

在如今这个日渐物欲和浮躁的年代,许多人已经开始怀疑人世间是否还有纯粹的爱情。梁本凤却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相濡以沫、生死相依的爱情始终活着,就活在波澜不惊的生活表面下,活在我们每个人的身边。

爱情的定义是什么呢?许多人都能模棱两可的说出几句。但呵护爱情,让爱情永固,或许很少有人能够做的到。

瘫痪并不是爱情的休止符,梁本凤凭着顽强的毅力,不断书写着爱情的动人乐章。转眼二十年,多少辛酸泪,不是事中人,谁解其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