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西部农村,有一种乡愁叫赶场

在中国西部乡村,赶场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是人们仅次于婚丧嫁娶和佳节喜庆的一项民间活动。但凡是有场的日子,每家的女主人,还有孩子都要穿上漂亮的衣服。提前做饭、办好畜食、理毕家务,然后一家大小、呼朋唤友的前往集市,男人有去的理由,女人有去的想法;老人、小孩也都各想所需;甚至很多人家到了有集的日子还门户紧锁全家出动。对于他们来说,不一定奢望能买到什么东西,凑凑热闹也是一种享受。

记得小时候,渝帆也会随着大人一同去赶场,而且那时候基本没有车,赶场都是靠步行,偶尔会有大人背上一段,但大多小时就都自己跟在爷爷奶奶或爸爸妈妈的身后一路小跑,还不知疲倦,为什么呢?因为对于小孩子而言,赶场可以吃到很多家里没有的零食,还可以得到一些好玩的小玩儿或新衣服。

对于大人而言,售卖自家的宽裕的物产,换取需要的东西则是赶场最重要的目的,往往在赶场的沿途,我们会看到许多挑着大米、包谷、红苕、水果或提着家禽的人们,他们肩挑数十或百余斤的物品前往镇里售卖,远的十多公里,近的也有几公里,生活的重担压在他们的肩上,毫无一丝怨言。

闹腾得欢的是挑猪崽、鸡鸭去卖的老乡,猪崽、鸡鸭放在竹笼或背蒌里,小家伙们一路上和着有节奏的尖叫,煞是热闹,如同赶场的伴奏曲。年轻的男男女女还会穿着新衣服,趁着赶场跟着媒婆去相亲。年龄大一些的老人家也不会空手,他们长满老茧的手里有的抱着自己养的鸡,或提着舍不得吃的鸡蛋,有的还挑着自已编制的蔑货或一些小家具(比如筲箕、簸箕、背蒌、凳子、椅子等),还有一些挑的则是一捆捆金灿灿的烟叶子,到场坝换点钱,买些盐巴,煤油,小娃娃的用品等,因为对于他们而言,所有的收入都来自这些自家的物产。

赶场并不是天天都赶的,大场一般三天赶一次,比如1、4、7,或者2、5、8,3、6、9,小场则是一个星期赶一次,经常有东西售卖的老乡(比如水果收获季、卖蚕茧的时候)会不同的场镇轮流赶,一般不是有很多东西卖,也不需要买很多东西的老乡则只在离自己最近的场镇逢场时去赶,如果不是逢场天(渝帆老家欲称han天),场镇上人员稀少,也没什么东西售卖。

随着社会的发展,各类市场也日趋完善,场镇也慢慢变成了百日场(也就是没有特定的逢场天),人们随时都可以买到自己所需要的物品,所以赶场慢慢的也退出了历史的舞台,现在想起来也是无比的怀念,每每想起,也算是一种乡愁的重要承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