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之下,地铁之上

 与上班有关的表情,青龙寺

西安之下,地铁之上

城市的夜,在心上

沉默经过它的心上

一座城市的节奏,体现在高楼大厦、车水马龙中。

当有一天,出现了「地铁」,这种节奏也从城市地下穿行,好似更接近都市生活的气息。

人们的生活、工作,从此与这一节节列车发生着关系。

2011年,西安地铁二号线正式开通,人们终于可以沿着龙脉的方向,享受城市的速度。

这一路,从南到北。

今年,西安城的地铁也迎来了“七年之痒”,无论是三号线电缆,还是初雪的拥堵故障,再到如今可以手机支付乘坐。

这一路,从前到后。

浐河,下班时间

无论地铁是空空荡荡,还是熙熙攘攘,在这些空隙中,是一座城市共同呼吸的节奏。

这节奏里,有众生芸芸。一千种表情,一万个名字,以及一万个秘密。

在这里,也许每个人才最接近真实。

有人曾问,你坐过西安的第一趟地铁吗?

那天整夜未眠的他要继续第二天的工作,于是从永宁门坐上了第一趟地铁;

也因工作缘故,不止一次当我走出地铁站时,广播里提示“开往纺织城方向的最后一趟列车已经发车……”

手机时代,晚十点,康复路

地下铁,总是早于城市苏醒,迟于人们归来。

早晨六点半的地铁,像一条还未睡醒的巨龙,睡眼惺忪的起跑。晚间的末班车,如歌中所唱“终于每个人都有了座位”。

乘客多数睡的东倒西歪,他们中,有人怀着疲惫的梦想,有人抱着上坟般沉重的心情,有的拖着一夜未眠的身子脑袋耷拉着……有人结束一天的阿谀奉承,终于摆出一种叫做“自己”的表情。

也许在地铁上的这一小段时间,才真正属于自己,我们与形形色色的陌生人摩肩接踵,却互不相熟。

当然,也有人靠着扶手握着手机继续被工作绑架,当抬头看着黑乎乎的窗户映衬的自己的脸庞,那一刻的放空,竟是那么难能可贵。

这种感觉,也许和回家前在车里多呆一会的心思类似。再抽一根烟吧,再愣一会吧。

把下班过成上班,把昨天过成今天,康复路

网上曾经有一段视频,日本地铁上,一位年轻人一边留着眼泪一边啃着面包;

也有很多新闻报道着,工人穿着沾满灰尘的工服乘坐地铁怕弄脏座位,席地而坐;

你,在地铁上哭过吗?

地铁一节空荡的车厢,那么多个座位,记录着人们的梦想、奋斗、甜蜜、失落。

城市发展愈发加速,高楼拔地耸入云端,科技改变生活方式,这背后的每一个流水线上的螺丝钉,白天拧的很紧,严丝合缝,像陀螺一样转转转转,他们的疲惫,真实地展现在车厢中,一览无遗。

地铁众生相,是他们、她们,也是我们。

读书的人,大雁塔

反正我没有各种各样的理由

解释我们的所作所为

反正我没有各种各样的借口

满足我们的所思所想

你的秘密,地铁都知道。

午后的雨,开远门

警犬,西安北站

少年的心事,早地铁

七点三刻,一位年轻妈妈的日常,早西安

星期六,迎着炽热的朝阳,纺织城

同一首歌,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有些别人永远看不懂的事情,有些你永远不会忘记的事情,有些彼此永远不能说的事情

清晨,玉祥门

周六的夜,一号线

超人家族VS怪兽军团,西京医院

一场秋雨到冬天

早晨的篮球时间,一号线

星期日,五路口

妈妈与小姨,韦曲

腊月二十六,早七点,小寨

正月初七,2017年真正的开始

正月初八,归来的人们,过个年把人累湿踏咧

星期日的早晨,北池头

记住我们所遇见过的人们,你、我、她

2月17日,2017,三人行

我是一个既不喜欢接电话,也不喜欢打电话的人

你是否也曾在地铁上,独自哭泣

好基友的通宵,星期日的早上,小寨

晨会时间,通化门

终点站,纺织城

读书的人,大雁塔

晚十点半,夜归

你的背包

星期一的早晨

即将结束的又一天

邻座的一位装修工,通化门

第一次与国际友人坐对面,今天回家早

陌生人,在春天里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

“妈妈,发现一只拍照的怪人”

换乘二号线,小寨

三代,太白南路

城市就是这样,大雪天坐个地铁足以让人目瞪口呆

夜半,星期日

一路向前

 迎着金色朝阳,天天向上

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

无需凭借谁的光 (文/张安琪  图/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