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每天要死40万次,却给你带来希望

商场门口的桌子上,整齐码放着一个个金色的石膏蛋。

你花了足够的钱,就可以拿上小锤子,挑选一个顺眼的,用力砸下。

啪!粉碎!这个金蛋的一生就此结束了。

但这颗金蛋的家乡,却鲜为人知。

山东临沂,水湖村。

金蛋的“父亲”叫孙振国,他刚大专毕业两年,是个“蛋二代”。

在学校时,他就帮村里的父母开淘宝店,一边打游戏,一边卖金蛋,每天就能赚上好几百。

现在,他每天卖出2万多个金蛋,成功站在了金蛋圈的最顶端。而全国90%的金蛋都产自这个村子。

其实,金蛋真正的“生父”不是孙振国,而是水湖村里某一个手上沾满泥浆的村民,多半还是个老人。

老人把石膏粉和水混合均匀,加入几滴机油,把搅拌好的膏浆倒入模具里。

模具是蛋形,老人使劲晃动几下,便随意放在一旁。

不一会儿,膏浆基本凝固。老人拿起模具,再用力晃动,膏浆再次摇匀。

半小时过去,模具拆开,一个新鲜的白蛋壳就出生了。

有些刚出生的白蛋不太美,有毛边,老人拿出锋利的小刀,沿着蛋的弧度,用力地刮掉粗糙的毛边。

稍经晾晒之后,白蛋更加“身强体壮”了。和科幻电影里克隆人的场景一般,几百个白兮兮的蛋壳整齐列队,等待画龙点睛之笔——塑“金”身。

老人要把一袋金粉倒进搅拌机。搅拌机有两米多高,老人爬上凳子才能够得着。

金粉飞洒,荡起满屋子金色尘埃,在阳光下飞舞。

通电,金漆跟着搅拌机一圈圈打转,随后流出金漆,屋子里全是刺鼻的酸味儿。

喷枪一过,白蛋壳穿上了新衣,金蛋就这么诞生了。

金蛋可是水湖村村民的宝贝。每年有1亿枚金蛋出生,每天有200多辆重型卡车来来往往,运走30多万枚金蛋,然后给村民带来100万的收入。

水湖村电商基地

尽管他们没砸过金蛋,但金蛋却给他们带来了车子房子。

金蛋和几百箱兄弟们,被卡车送到临沂物流市场,再连夜赶路,被送往遥远而未知的目的地,可能是海南、香港,或者西藏。

旅途不可能一帆风顺。一颗金蛋的标准体重是7两,但越是熟练的工人,越能用更少的石膏浆做出同样大小的金蛋,最轻的兄弟只有4两半。

身子骨太薄,在长途颠簸中被挤压得粉身碎骨,出师未捷身先死。

金蛋有史可考的祖先,出生在2003年。央视节目《非常6+1》里,主持人李咏接通某一个陌生观众的电话,观众报出编号,李咏就用小金锤砸烂这个编号的金蛋,观众可以拿走其中的奖品。

屏息凝神后,惊喜一跃而出,不论是惊是喜,人人都会上瘾。

谁没个好奇心呢。

一颗金蛋的一生,当别人往肚子里装上不同的东西的那一刻,命运就变得不同了。

商场门口的桌子上,整齐码放着一个个金蛋。女朋友犹豫了很久,还是把锤子递给了你。

一块钱的金蛋,里面可能有十几万的车子,几万元的电动车,几千元的冰箱,几百元的微波炉,几十元的茶具套装,一张优惠券,也可能只是一摊石膏碎。

你看中了左边第二个,拿起小锤,啪!

在北京,这样的场景每天要重复1500次,在上海重复3000次。

全国每天有40万枚金蛋,“死”在小锤之下。

有些东西,在出生时就注定了要毁灭。

每一颗金蛋的毁灭,在人们眼中可是希望。

有母亲一口气买了100枚金蛋,孩子考一次满分就砸一枚,里面是奖励的小玩具。

南方的一些小城,金蛋甚至被塞进了老人的墓里,“蛋”意味着来世,金蛋寓意飞黄腾达。

对水湖村来说,金蛋也是希望。这些年,村子里80%的人都做起了金蛋生意,要求高了,利润少了,卖金蛋的老人都开始琢磨着转型。

但孙振国不担心,

因为希望是永不过时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