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小伙发明的这个小玩意,或挽救千万人,斩获全球杰出人才大奖

【中国记录讯】全球每6秒钟,就要有一个人失去光明,但有一种光明,叫方圣权。

数据显示:全世界有3900万失明人口,其中中国失明人数最多,达到惊人的1400万。这是什么概念呢?每98个人中就有一人失明!而大多数人微信平均有200位好友,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朋友圈中,平均有2位盲人。让人遗憾的是,80%的失明其实是可以预防的。然而更让人痛心的事实:绝大多数眼科医生聚集在城市,而七八成盲人却生活在贫困地区。

这一纠结的矛盾很现实,但人们对此却无能为力,直到一个华人小伙的出现,给身处贫困无力求医的眼疾患者,带来了光明的希望。他叫方圣权,生活在新西兰。

2015年的某天,当方圣权所在的眼科科室迎来一位眼疾患者,其他医生因为没有先进仪器配合,苦于诊断,劝说患者去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的时候。方圣权缓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玩意,按在了手机摄像头上,说服了其他医生和患者,要用它给患者检查。其他医生虽口头上答应,其实对此都嗤之以鼻:专业仪器都检查不出来的,你用这个“玩具”能行。大家都等着看他笑话。但谁都没想到的是,几分钟后,病灶找出来了。同行哑口无言,

仅仅过去一年,方圣权就凭这个小玩意,斩获全球杰出人才大奖。乔布斯的好哥们Steve Wozniak,也跟这位华人小伙亲切合影,对他赞赏有加。这个小玩意究竟是啥,它为何有如此魔力?

这就得从方圣权的童年说起,很小的时候方圣权的动手能力就很强,家里的收音机、风扇、电视全都被他拆了个遍,还经常帮邻居修理电器。

而那时小家伙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科学家,像爱迪生一般牛X,父母对此一直鼓励,但17岁那年要入大学时,父亲却跑出来指导人生。“他们建议我选医学,并强调修理各种物件,远不及‘修理’人体更有意义。”方圣权听着有一点道理,又不想忤逆父母,便顺意应允。进入大学后,他积极申请加入无国界医疗队,去到肯尼亚做医疗援助,也正是这次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目之所及,触目惊心。因为穷困,导致落后的医疗条件。本是一次性的医疗用品,在这里用水一洗,未经消毒就被再次使用。也许我们心里感到难以接受,但对这些不发达地区的人们来说,这是稀松平常、理所当然的事情。

方圣权就亲眼目睹一位母亲把她儿子带到肯尼亚蒙巴萨的一个诊所,她的孩子已经因不明原因失明,而诊所医生却没有一个仔细检查孩子的眼睛。

方圣权坐不住了,他上前质问医生为什么?医生无奈地告诉他:我们根本没有设备,你让我们怎么做检查?我们连最简单、最基本的眼底镜都没有!

这一现实让小伙子彻底震惊了,他生活在相对优渥的环境中,从没如此近距离地感受过医疗贫穷。他亲自给这个小男孩做了手术,重见光明那一天,小男孩找到一块废纸箱,写下了“未来要做医生”。但面对肯尼亚众多的眼疾患者,即便每天不知疲倦地手术,也只是杯水车薪。返回新西兰的日子里,每天晚上躺下,他眼前浮现的都是孩子清澈渴望重见光明的眼镜。专业的眼部检测仪器,每台至少要10000美金,从哪里筹措那么多钱,给孩子们置办仪器呢?
那一段时间,方圣权陷入了焦虑,他四处奔跑寻求资金支持,却鲜有人回应。但旋即转念一想,即便有了资金支持,购买了设备仪器,这样的大型仪器又怎么带到非洲呢?问题似乎陷入了绝境,就没有那么一款,便宜又便携的检查仪器么?到市场上一看,有是有,但早被大型的医疗公司垄断,而且越小的便携检测仪,越贵!

方圣权认真想了几晚,他决定自己造!

同行和朋友都觉得这个家伙疯了,一定是去非洲染上了什么疾病。除了最亲的妻子,没有一个人支持,甚至连个给他做产品测试的志愿者都没有。没办法他就用鱼眼做试验,第二天就把鱼吃掉,一点都不浪费。产品有了点眉目,需要真人试验了,他就把妻子“哄骗”来。最后连儿子都不放过;不会做图他一天只睡四个小时,不眠不休地学习PS,最终做出有些蹩脚的产品图示。仪器需要跟手机、跟App相连,这些他之前接触都没接触过,没办法,只能哼哧哼哧自学,swift代码和xTools开发应用程序。

这期间无数次的失败没有让他妥协,反而让他坚信:经验是无价的,每次失败,我都能学到新东西。终于在2015年,他做出了第一个用3D打印的,便携式眼部检测仪。他这么拼命,用业余时间加班加点地研发,只因他心里清楚地知道,全球每6秒钟,就要有一个人失去光明,而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我们身边。

如今,这款不起眼的小玩意已经被5000多名临床医生使用。使用者遍布非洲,中国,美国,欧洲等世界各地“只有有钱人才能享受好的医疗条件,穷人却因没钱而失明,这太不公平。”为此方圣权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将他多年心血研究出的产品,代码、设计图等全部放在了网上,开源供世界各地的人们使用。世界第一款完全开源,免费的眼部检测硬件就此诞生。任何人出于非盈利目的,都可以下载代码和图纸使用。

2小时完成零件的3D打印,按照图纸10分钟就能组装完成。但其他机构若想商用就必须花325美金购买,而卖出产品所得利润,将捐给关爱视力的慈善机构。凭借这一暖心又无私的发明,华人小伙不仅斩获亚太区人才奖、新西兰高科技人才奖等各种大奖。成为全球媒体的“宠儿”;还被邀请登上TED讲台,华人小伙自信地说道:“我的理想,就是世界上不再有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