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录 乡村放题 江南物语|金雀花

江南物语|金雀花

沈志权

宣平老家老屋边有一丛金雀花,不知是野生的,还是种植的,也不知长于何时,听父亲说,他儿时就见它蓬勃生长在那里了。它冬天落叶,枝干乌黑色,寒风中颇有一种铁骨铮铮的凛然气质。一到春天,它就生机勃发,迅速长出碎碎的绿叶,到了三、四月,则开出一树金黄色的花儿。金雀花的花期比较短,只有20天左右,但金黄灿烂,显得格外热烈。它那没开放的花苞像一把把金色的钥匙挂在枝头,所以我们宣平人把它称之为金锁匙。它开放的花儿精致小巧,花型十分别致,旁分两片花瓣尤为生动,宛如展翅欲飞的金雀,因此人们又诗意地称它金雀花。

江南物语|金雀花

金雀花苞。

金雀花不仅美丽别致,而且味道鲜美。小时候,母亲会小心细致地一朵一朵采下金雀花,洗净后或煎鸡蛋,或煲竹笋,而最让我难忘的是母亲用金雀花独门秘制的黄金白玉翡翠羹。她把豆腐切成豆粒大小的小方块,略加些许盐,放在清水中煮沸,再加入枸杞嫩头和金雀花,三两分钟后出锅,一碗黄、白、绿三色争艳的羹汤就做成了。舀一勺放到嘴里,一股清甜淡雅之味溢满口腔,慢慢吞下,感觉滑进肚子里的不是美食,而是一整个芬芳鲜美的春天!长大后,我去过不少地方,也吃过不少山珍海味,但再也没有吃出母亲做的金雀花羹那种春天的味道。

女儿是五岁时跟我们回老家清明祭祖,才第一次尝到金雀花的。记得那天吃中饭,大哥端上一碗金雀花炒鸡蛋,金黄翠绿,很是诱人。开始,小丫头翘着个小兰花指,很淑女地用筷子夹了一小块,可一放进嘴里,就两眼放光,惊喜地对她妈说:“妈妈,这鸡蛋又香又甜,比你烧的好吃!”说着,又夹了一大块塞到嘴里,大快朵颐,接下来就干脆放下筷子,用手抓着吃了,逗乐了一桌人。大哥见小侄女这般爱吃金雀花,就从那丛金雀花分出好几株,分别栽种到房前屋后的空地上。

江南物语|金雀花

金雀花。

后来,我们清明回老家,除了饱尝一顿金雀花美味,还可带一些回城。女儿就邀外婆、舅舅、舅妈、表弟、表妹来品尝,大家又免不了一番赞叹。于是,我们去老家挖来金雀花苗,她外婆家的楼顶,表弟外婆家的庭院,还有我们自家的露台,也相继栽上了金雀花。金雀花就成了我们每年春天的一道美味。再后来,女儿去了美国留学,每到春天,越洋电话或视频,她念念不忘的总是家乡的金雀花。

今年三月初,女儿不小心扭伤了足踝,医师给她开了一个月的病假,要她卧床静养。可她怕拉下学生的课,就拄着拐杖去上课,结果被学院的领导和老师看到了。大家要她回家安心养伤,她的课会由本专业的老师轮流帮她上,女儿非常感动,在家静养了近一个月。到月底,她与我商量该怎样感谢帮她代课的同事。我说去买些礼品好好谢谢他们吧,她说:“买礼品显得俗气了。你和乐乐表弟不是清明要回老家扫墓吗?要不,你到大伯、外婆那里采摘些金雀花,叫乐乐带回杭州,我送给同事尝尝。”女儿有一颗感恩的心,为父当然满口答应了。

江南物语|金雀花

金雀花炒鸡蛋。

金雀花,中文学名锦鸡儿,别名金鹊花、阳雀花、斧头花、金锁匙、酱瓣子、黄雀梅、土黄芪等,豆科锦鸡儿属植物,多枝直立矮小落叶灌木,常生于山坡向阳处,浙江、江苏、陕西、山西、湖北、湖南、河北、河南、云南、四川等地均有分布,现已作为园林花卉盆景广泛栽培。

金雀花的根和花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和食用价值,并载入多部中草药典籍。《陕西中草药》:“味甘,性微温……补血健脾,活血祛风,止咳。治干血劳,小儿疳积,神经衰弱,头晕头痛,耳鸣眼花,风湿疼痛,虚劳咳嗽。”《纲目拾遗》:“和血祛风,亦入乳痈药用……大能透发痘疮,以其得先春之气,故能解毒攻邪。”《天目山药用植物志》:“祛风活血,通经络。治跌打损伤,痛风,寒咳,小儿疳积,劳伤乏力,口腔糜烂。”《滇南本草》说,主补气补血。劳伤气血、寒热痨热、畏凉发热、咳嗽、妇女白带日久、气虚下陷者良效。头晕耳鸣、腰膝酸疼、一切虚劳伤损服之效。或煨笋、鸡、猪肉食亦可。

金雀花得早春之气,凌春独自开,花儿既热烈,又别致精巧,深受文人墨客喜爱,历代诗词多有歌咏之。如唐韩偓《三忆》:“忆行时,背手挼金雀。敛笑慢回头,步转阑干角”;宋宋祁《金雀花》:“叠叶倚风绽,翩翾凌雾排”;明王越《金雀花》:“侯门爱金雀,金雀颜色好。化作枝上花,凌春独开早”。而明代高濂《惜分釵金雀》一词,更是对金雀花作了生动形象的描绘:“花叶碎,枝条媚,软软扶风欲成醉。郁金香,剪鹅黄。钗横鸾雀,枝插鸳鸯。双,双。 枝头羽,风前舞,个个轻盈欲飞去。睡朦胧,鬓髼松。淋漓夜雨,漂泊东风。茸,茸。”

江南物语|金雀花

金雀花盆景。

回到武义一到岳母家,第一件事便记着为女儿询问金雀花,却被告知:今年春天气温升得快,金雀花早在半个月前就开完了。带着忐忑,第二天回到老家宣平问大哥,回答说:你们怎么不早几天回来?前几天金雀花开得很多,家里吃不完,还送了不少给人家。我正为未能完成女儿的心愿而感到失落,大哥却打开冰箱拿出一塑料袋,告知这是前天摘的最后一批金雀花,特意留着给小侄女的。我如获至宝,拿过一看,虽见里面有几朵金雀花过时了,但总体还不错。于是用塑料饭盒装了八盒,让内侄乐乐带回杭州给女儿。

过了两天,女儿打来电话,高兴地说,那些金雀花拿到杭州后仍然保持新鲜,已经分给同事了,他们都说第一次见到金雀花,吃了以后都觉得很鲜美,有的还问是哪里买的,说小孩还想吃呢。

祖辈留下一丛金雀花,不仅让我们子孙后代有了口福,留住了乡愁,而且还给许多人带去了欢喜,真好。(本文图片均选自网络)

作者简介:沈志权,教授,发表或出版小说、散文、文论、专著200余万字,现居杭州。

来源:钱江晚报

中国记录新闻网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ssmedia.cc/fangti/2022/04/11/archives/6183

乡村灯火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0852-553535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jilu@iitv.tv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