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记录 荣誉推荐 发烧还被要求上班,26岁退役军人殒命武汉富士康

发烧还被要求上班,26岁退役军人殒命武汉富士康

2022年12月18日下午14点47分,河南省南阳市方城县村民李桂平突然接到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分局同心派出所的电话,说她的儿子景兴起在18号早上去世了。晴天霹雳!年仅26岁健健康康的儿子怎么就突然去世了?这让李桂平难以接受!承受着巨大的悲痛与不解,李桂平连夜坐火车从浙江赶赴武汉,先后到达的还有其丈夫、姐姐等亲属。他们迫切想知道,年纪轻轻的景兴起到底是怎么死的?

景兴起出生于1996年,河南省方城县人,2014年至2019年曾在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北京总队服役,是一名退役军人。在2015年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安全保卫中,景兴起由于表现优秀,受到部队表彰。2022年8月19日,景兴起与湖北纳杰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纳杰公司)签订了劳动合同,被劳务派遣到富联科技(武汉)有限公司从事现场生产操作工作。

(当事人曾是一位载誉而归的武警战士)

检索得知,富联科技(武汉)有限公司成立于2017年12月26日,企业地址位于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光谷二路特一号富士康武汉科技园J02栋厂房。

(从上图富联科技(武汉)有限公司一招聘简章中得知,该公司隶属于富士康科技集团)

在武汉江夏区同心派出所,景兴起的亲属见到了湖北纳杰公司的负责人,并通过警方口述大概了解到,景兴起于12月15日夜里11点上班时,因身体原因不能继续工作,不得已请假回宿舍休息。18日上午8点20分左右,下班的室友发现其情况不好,紧急通知宿管。宿管赶到宿舍后就拨打了110及120急救电话,并同时通知了富士康相关部门。同心派出所民警8点50分左右赶到后,发现景兴起已没有生命迹象。经随后赶到的“120”测量心电图确认景兴起已经死亡,景兴起的遗体遂被运到武昌殡仪馆。警方经过现场刑侦及法医鉴定,发现死者无殴打现象、无中毒现象、无外伤,排除案件可能,经法医初步判断死者已死亡多时,死因为内源性疾病引发的猝死。

(景兴起母亲怀抱儿子遗像悲痛万分)

景兴起的父母声称26岁的景兴起并无病史,身为退役军人的他身体素质一直很好,入职前也做过全面体检。现在突然间死亡,景兴起的父母想问个清楚到底儿子经历了什么?然而,富士康的态度表现得却十分强硬,不但没有第一时间讲清楚事情的经过,给予亲属及时的安慰,而是以各种理由推脱景兴起的亲属进入厂区事发地,并拒绝就家属提出要求会见和景兴起住在一起的室友一事,甚至不允许亲属去宿舍收拾死者衣物。后经纳杰公司协调,富士康才同意3名亲属进入死者宿舍。在景兴起生前杂乱无章的床前,他们没有看到一片药物。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人一旦感染新冠,高烧可达40多度,这是任何一个常人都无法抗衡的热度,在无人过问、无药物治疗的情况下,生命随时都会结束。景兴起就是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悄无声息地没了生命!

事发至今10多天已经过去,武汉富士康没有对此事发表任何意见,也不出面会见家属,而是把一切事务全部推给纳杰公司,声称死亡事件与其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湖北纳杰劳务派遣公司同样也声称景兴起的死亡和他们公司也没有关系,属于正常死亡,他们公司出于人文关怀之情,愿出一万五千元(15000)给与救助。景兴起家属代表在和他们公司沟通时,纳杰公司一副总竟然说家属想利用景兴起的死而从中去赚钱。后经多次协商,纳杰公司最终只愿出两万元了结。

12月26日,在景兴起家属一再要求下,在同心派出所协调下,经武汉富士康同意,纳杰公司出面,在同心派出所内,景兴起家属才见到景兴起生前的两名室友。景兴起家属在和两名室友沟通中得知的,最近富士康好多人都感染了新冠,景兴起也一样被感染。12月15日半夜时景兴起回到了宿舍,16号、17号他一直在床上睡觉。17号早上一下班回来的室友发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景兴起的裤子裆部湿漉漉一片,下午发现景兴起在其床前吐了一地可乐液体,其用拖把把地面清理了一下,随后不久其就深感身体不适,也开始出现发烧症状,最后确认因打扫景兴起吐在地上的可乐液体所感染新冠病毒。18号早上该室友下班后,发现景兴起手指发黑,随后紧急呼叫宿管。

家人在景兴起工作群的聊天记录中得知,因为疫情防控需要,武汉富士康科技园区内设有爱心康复区,入住标准需持有核酸阳性证明。

(景兴起和工友的聊条记录,此时他想购买抗原,想入住康复中心)
(此时景兴起已经发烧、头昏、喉咙痛,新冠症状已经显现)

景兴起早已发烧多日,身体一直不舒服。但是因厂区内各种原因,别说核酸阳性和抗原阳性证明搞不到,就是发烧药都买不到,所以高烧下的景兴起不能入住富士康的爱心康复区。

高烧不退,没有退烧药,厂区领导无人过问,得不到有效治疗,就这样,年仅26岁的退役军人景兴起倒在了富士康的宿舍。

(景兴起于12月15日23点30分请假,此时是其夜班时间)

富士康管理漏洞太多:景兴起感染新冠后依然在上班,因实在撑不下去,于是在15号晚上11点30分向车间领导请假,离开工作岗位到宿舍,16号、17号请假单上均显示其身体不适。富士康一刘姓领导在群里也知道景兴起在发高烧。但是,就是没有人走到宿舍里去关照一下景兴起。

用景兴起妈妈的话说,在景兴起发烧后躺在宿舍的那几天,假如有富士康厂区内任一领导在得知其连续几天请假不上班的情况下前往宿舍看望、了解一下病情,我儿子也不至于亡命在宿舍。现在发生的这一切都是因为富士康管理不善,存在严重管理过失和安全管理漏洞!

和我儿子同一住室的还有另外两名富士康员工,他们在上下班期间,发现我儿子身体情况不对。因为我儿子患病严重,没有力气说话,当寝友问询其身体等情况时,也只能用眼睛简单交流一下,无法用言语表达自己的身体状况,无法传输病情,所以致使寝友不明病情严重性,也没有向富士康有关部门领导反映情况,进而错失了救治机会。通过景兴起在集体宿舍因病不治身亡的事件可以看出,富士康在员工进入工厂之前没有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之规定,对员工全面进行岗前安全教育培训全覆盖,致使员工之间在发生危及人身安全的情况下,不知道采取紧急措施进行互救,从而导致出现安全伤亡事故的发生。工厂负责人安全管理不到位,做不到安全全覆盖,因而发生致一人死亡的伤亡事故,依法应承担安全事故的法律责任。

员工进厂前,富士康和纳杰公司按照法律法规进行员工安全教育培训了吗?

《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第八条 劳务派遣单位应当对被派遣劳动者履行下列义务:建立培训制度,对被派遣劳动者进行上岗知识、安全教育培训)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明确要求用人单位必须对职工进行安全教育和培训,同时职工必须接受单位开展的安全教育培训。企业层面,必须依照法律法规制定适合实际状况的安全教育培训制度,明确相关单位和个人应承担的安全培训职责。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 第五十二条:用人单位必须建立、健全劳动安全卫生制度,严格执行国家劳动安全卫生规程和标准,对劳动者进行劳动安全卫生教育。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九十二条:用人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和劳动卫生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或者未向劳动者提供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和劳动保护设施的,由劳动行政部门或者有关部门责令改正,可以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提请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决定责令停产整顿;对事故隐患不采取措施,致使发生重大事故,造成劳动者生命和财产损失的,对责任人员依照刑法有关规定追究刑事责任。

景兴起妈妈又说,在儿子的工作群聊天中显示,富士康要求请假人员,即使是感染了新冠,身体在发高烧,但是如果不能提供核酸阳性证明或者抗原阳性证明的,均必须到岗。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九十三条:用人单位强令劳动者违章冒险作业,发生重大伤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对责任人员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现在富士康未能向劳动者提供符合当前国家规定的疫情防控政策需要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及劳动保护措施,致使厂区员工多人感染新冠病毒,属于法律所规定的未为员工提供劳动保护和劳动条件的情形,其涉嫌违法生产。

(富士康硬性规定:不考虑员工身体状况、当前疫情现状、疫情防控政策)

(“今晚全部来上班”,“现在不管控”)

景兴起伤亡事件发生后,富士康在员工群里紧急发布了一条信息,用意何在?

(景兴起生前的寝楼,下三层被用作隔离区)

(景兴起生前的住室,当家属来到富士康,却被人以“维修”的名义封闭)

(景兴起与湖北纳杰劳务派遣公司签订的劳动合同)

究竟谁应该为景兴起的死负责?律师认为,景兴起与纳杰公司签订有劳动合同,且在合同中明确约定工作时间、休假制度、社会保险等等,纳杰公司显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劳务派遣公司要按照《劳务派遣暂行规定》执行。而富士康罔顾员工病情,一味要求到岗、加班,更是成为景兴起之死的最大“推手”和“黑手”。

疫情风暴下,身为全球最大的代工厂,富士康的疫情防控一直被社会关注。10月底,郑州富士康员工步行返乡的消息令人震惊。因为担心在厂区健康得不到保障,数以万计的富士康工人选择离开富士康厂区,徒步返乡。他们拎着行李走在田间小路的照片,让多少人心生悲悯,同时也让多少人对富士康的疫情防控产生质疑。尽管郑州富士康一直没有给出正面回应,但对于其内部的疫情防控,也能窥悉一二。

12月初,我国疫情防控全面放开,各大城市也迎来了疫情感染高峰。高烧、嗓子痛、咳嗽……越来越多的人出现了阳性症状,服用退烧药、居家休息,严重者发热门诊就诊,全国人民正在应对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海啸!

武汉,曾经是新冠肺炎疫情的“风暴眼,”如今,再次迎来感染高峰。富士康(武汉)科技工业园坐落于武汉东湖高新技术开发区,现有员工3万余人。忙碌的流水线工作,密集的宿舍居住环境,集体的食堂用餐,富士康的疫情防控面临着严峻考验。

或许,员工的大面积集中感染无法避免,但是只要及时合理用药,员工能够得到充分休息,康复也是指日可待。然而,就在全国已经全面叫停核酸检测,倡导“非必要不核酸”的情况下,武汉富士康依然强制要求员工自证“阳性,”如若没有阳性证明,就不能入住康复中心救治,没有阳性证明,不管身体是否不适,都要求必须到岗。员工又该如何自证“阳性”?医院早已人满为患,前去核酸排队不说风险巨大,抗原检测试剂更是一“剂”难求,富士康的硬性要求是否合理合法?

与其说倒在宿舍的景兴起是死于新冠,不如说是死于富士康的硬性要求。没有医疗救治,没有人文关怀,只有被要求强制到岗,“代工之王”富士康没有一家大型企业该有的温度与关怀。

近年来,国家对退役军人尤为关爱与重视。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资助部分退役军人免费上大学,为部分退役军人补交社保,为全体退役军人制办优待证……每一项都是国家对退役军人的关爱。退役军人作为曾经的现役军人,曾为祖国的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和热血。不管是两年兵、五年兵、八年兵……也不管战士还是军官,他们选择在美好的青春年华投身军营,甘做和平年代的守卫者,他们是光荣的,也是伟大的。

退役军人不仅在部队表现优异,在退役之后依然保持本色,立足岗位续写担当。他们“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在各行各业各条战线上继续发光发热。景兴起也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只是他倒在了富士康的620宿舍,再也醒不来了,留下了悲痛欲绝的年迈双亲。

目前,疫情正在席卷全国,希望景兴起之死能够引起富士康高层的关注,能够让这个“代工之王”引以为戒,能够切实保障员工的身体健康及心理健康,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也希望,景兴起是最后一个倒在富士康员工宿舍的人。

【律师点评: 北京达略律师事务所律师郑君认为,景兴起的死亡发生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其病情恶化导致死亡与其2022年12月15日夜在工作期间、工作岗位上生病存在连续性和因果关系,其是在上班时间请假回单位宿舍休息。宿舍是景兴起为完成其本职工作所涉及的必要相关区域,可以认定为“工作岗位”,其死亡的地点是公司提供的职工宿舍,作为员工工作休息场所,可视为景兴起工作岗位的合理延申,且其系上班时突发疾病48小时内死亡的,因此属工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五条,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视同工伤:(一)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按照本条例的有关规定享受工伤保险待遇。关于劳务派遣公司的法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九十二条规定:“用工单位给被派遣劳动者造成损害的,劳务派遣单位与用工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之规定,劳务公司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中国记录新闻网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ssmedia.cc/tuijian/2022/12/30/archives/12956

作者: 13693133573

河南洁达环保投资公司恶意欠薪百万长达7年,民工状告无门,监管何在?

发表回复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0852-553535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jilu@iitv.tv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